“小欧洲”汕头

赵本夫(右二)在开埠文化陈列馆参观 李德鹏 摄

  汕头是广东省东部海边的一座城市,不算太大,却风情万种。渔港,码头,海鲜,时尚的男男女女,展馆,茶座,酒吧,咖啡屋,等等,都叫人流连忘返。但最叫我吃惊的,还是这座城市数不清的古旧建筑。

  汕头最初是由河海泥沙隆起的一个地方,历史算不上久远。明代万历三年(1575年),这里叫“沙汕坪”,清初,沙汕坪一带逐渐积累成一片陆地,称为“鮀岛”,后又称“鮀浦水寨”。清康熙八年(1669年)改称“汕头讯”,“汕头”二字始见于史册。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清政府在这里筑炮台,改称“沙汕头”。雍正、乾隆年间,渐被称为“汕头”。咸丰十年(1860年),因西方列强逼压,清政府被迫同意汕头正式对外开埠,也从此开启了汕头多元文化的碰撞和繁荣,使汕头成为中国近代史的一部分,以至连远在欧洲的恩格斯都注意到这个小地方。他在《俄国在远东的成功》一书中,居然有“汕头这个唯一有一点商业意义的口岸……”这样的描述。

  在几百年发展的过程中,汕头逐渐形成一个多元文化的混合体,一是当地土著人的百越文化,二是移民带来的中原文化,三是侨胞带来的南洋文化,四是欧美人带来的西方文化。每一种文化都在汕头留下鲜明的印迹,仅从汕头曾经存在和至今仍保存完整的大量建筑就可以看出来。其中有传统的中国建筑,有典型的巴洛克风格、洛可可风格的西方建筑,有完美结合的中西合璧建筑。如果把汕头每一座建筑的前世今生说清楚,起码需要一部几十万字的书。但我实在想把这些建筑记下来,就只能在这篇文章列出其中的一部分,无需多说,读者就知道它的丰富性了——其中有建于明初洪武年间的厦岭妈宫,建于明永乐年间的蓬州天后宫,建于明万历年间的大司马家庙,这在全国都是极为稀有的明代建筑遗存。

  建于清康熙五十六年的达濠古城,面临濠江,背靠达善山,总面积一万四千多平米,城墙四千二百多米,至今保存完好。1860年开埠后,汕头发展的速度大大加快,西方人大量进入,很多华侨也返回置业,相应的建筑和机构随之诞生,其中有德、英、日本等国的领事馆,潮海关、洋商会馆、美国浸信教会馆、华侨建造的香园别墅。还有英国人创办的汕头适宜楼、大埔会馆、达濠苏州街、汕头邮政总局(1897年)、汕头市政府大楼(1927年)。

  汕头中山公园玉带桥、牌楼、存心善堂(1895年)、存心水龙局(1927年)、台湾银行、广东银行、日本株式会社台湾银行汕头支行、鲁粦洋行(1861年)、汕头工商联合会会馆、汕头侨批业同业会会馆、花纱布公司、南生公司大楼(1932年),日本人创建的汕头旅馆、英国人经营的中原酒楼(上世纪三十年代)、陶芳酒楼(上世纪二十年代)、汕头大厦(上世纪三十年代)、太古轮船公司(1878年)、永安堂制药厂(1927年)、庵埠水厂(1914年)、开明电灯公司(1908年)、昌华电灯公司(1905年)、汕头利生火柴厂(1931年)、太古码头(1900-1918年)、怡和海关、潮海关华员俱乐部和钟楼、潮海关高级帮办俱乐部(1922年)、潮汕铁路(中国最早的商办铁路,全长42.1公里)、岭东同文学堂(1888年)、聿怀中学(1877年)、福音医院(1863年)、法兰西天主堂、嘉德女校(1924年)、汕头天主教堂、星华日报大楼(1931年)、英国基督教会、伯特利教堂、美国教会、基督教礐石堂(1864年)、天主教若瑟堂(1908年)、汕头市图书馆、新华戏院(上世纪四十年代)、汕头棒球场(上世纪二十年代)。

  以上还只是一部分机构和建筑,在汕头老城区几十条街巷,更有数不清的老建筑和骑楼群,大多是中西合璧或纯西式建筑。街道排列,也不是中国传统的井字街,而是典型的欧洲放射型街道。如果从街心小公园往周围观望,一条条放射型老街和无数幢精美林立的巴洛克、洛可可风格建筑气势磅礴,你会觉得这是一座欧洲城市。

  上述所有老建筑,虽然不少已经破旧,但大多都保存下来了,这些都已成建筑文物。在汕头游历数日,徜徉街头,久久不肯离去。这座南国小城居然完整保留了它的古旧风貌,实在是个奇迹。在惊喜乃至震撼之余,真的有些后怕。这些年到处都在拆迁改造,大量具有历史、文物价值的建筑都被无情推倒破坏了。而且这种破坏,有的地方至今仍在继续,其野蛮、无知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而汕头是1980年被国务院定为最早的开发区之一,可这里并没有闻风而动,慌里慌张,盲目拆毁老城,而是小心呵护,不断制定和完善老城区老建筑保护修缮规划,不断投入资金让老城修旧如旧。这是一种对历史的记忆和尊重,是对多元文化的包容和传承,是一种真正的远见卓识。一座城市的建设,我们不仅要看它增加了什么,还要看它保留了什么。保留下来的,正是这座城市的根脉和气质。

  我平日写作之余,也搞些收藏,对这些老物件、老建筑情有独钟。它们是人类历史文明的残存和载体,格外珍贵,每一件都是不可再生之物。那些打着建设的旗号毁坏文物之人,已不仅是野蛮和无知,而且应定为罪人!相比之下,汕头是一座有胸怀有定力有情调的城市,连这里的人走路的步态都能看出来,他们踏实从容,坚定而不慌张。是的,慌什么呢。

  

  [作家简介]

  赵本夫,原江苏省作家协会专职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第七、八届全国委员会主席团委员。电影《天下无贼》、电视剧《走出蓝水河》的作者。

作者: 
赵本夫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7.08.16)
浏览次数: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