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田乡 沧海变桑田,日月换新天

海棠古观风景 林崇观 供

桑田民俗活动“叮香船” 棉城东山月 摄

奇特景观“石钵沉香” 林崇观 供

  榕江下游,江水滔滔,在榕江水的滋润下,潮阳区桑田乡的马鞍山树林葱郁,鸟鸣蝉和,山的南麓,香烟萦绕,香烛的清新夹杂着山泥的湿润,沁人心脾。此处是潮阳最早的全真派教点——海棠古观。

  海棠古观八景之一“石钵沉香”很奇特,星星般的贝壳点缀着这块巨石,巨石上,一棵古沉香树郁郁葱葱,树根沿着巨石深入土地。古树和巨石相互依附,融为一体。这块奇石或许在无数个日夜里被海浪拍打,才会留下海水侵蚀的痕迹。春去秋来,不知不觉中,被自然的力量带到了这海拔20米高的山麓。于是,它带着数百年前大海的秘密,屹立在古观中,继续见证着这世间的变幻……

  据清光绪甲申年《潮阳县志》载,宋熙宁年间,潮阳军校钟英带贡入朝,夜得双忠神明托梦,返途经桑田,在龟屿山脚旁创“双忠古庙”。故桑田有民谣曰:“一创二圣宫,二创蚝壳宫(即双忠古庙)。”之所以名为蚝壳宫,是因为这里堆积着一大堆蚝壳,由此推断,桑田乡在宋代还是海坪。后来,有关资料也证实了龟屿山原是一个岛屿,后随泥沙堆积,才与小北山脉连成一片,形成村落。由此可推测出桑田乡名字的由来。海棠观“石钵沉香”上的贝壳,也得到了解释。

  “海变桑田都不记,蟠桃一熟三千岁。”桑田乡供奉的是“双忠圣王”。双忠圣王张巡、许远为抗击安禄山叛乱,死守睢阳城的典故历来为人传颂,双忠也被供奉为神明。

  双忠古庙的清代碑文上记载,桑田乡因毗邻牛田洋和榕江,曾饱受海贼侵扰。海贼极其猖狂,他们经常聚集在龟屿山,肆意扰民。在此之前,古庙几番被毁,乡民几番修护,誓护古庙。康熙八年,古庙被贼寇烧毁。康熙四十六年,乡民力倡重建。清末,潮州总兵方耀在桑田附近的海滩涂上围海造田,强行租给乡民。沉重的赋税使乡民苦不堪言。但是,无论是海贼的猖獗,还是苛政的压迫,乡民都没有放弃对生活的热爱。改革开放以后,乡民走南闯北,凭着勤劳的双手,四处打拼。如今,桑田乡发展为建筑之乡,繁荣昌盛,别墅洋楼随处可见。双忠庙香火昌盛,乡民敬仰的,不仅是双忠为国献身的大义凛然,还有双忠敢于斗争、不屈不挠的精神。而这也正是桑田乡的精神。

  正月里,桑田乡四处喜气洋洋。每年正月初十、十一当地举办“营老爷”和“叮香船”等民俗活动来纪念双忠。“迎老爷”的重头戏是“迎标旗”,标旗上绣有“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等美好祝语。浩浩荡荡的标旗队伍走过桑田乡的每一条街道,寓意把好运气带到桑田乡的每一个角落。正月十二的“叮香船”趣味十足,一个披着船型稻草的人极速奔跑,乡民奋力用石子投掷。乡民相信,投掷到香船会带来好运。这项民俗活动寄托着对新一年生活的美好愿望。时代的进步,带给乡民更多传统文化的享受。

  秋天,漫步在桑田乡稻穗及膝的田间,贪婪地呼吸着稻香,远处歪着脖子的桑树,也挂着饱满的桑椹。也许,在大自然决定把大海的一部分馈赠给乡民时,就预见到乡民对土地的珍视和热爱。

  桑本为水,田本是海,从被海贼侵犯的屈辱中奋起,发展成人杰地灵的富庶之地,桑田乡民在尘埃中奋起,在斗争中成长。“桑田”这个地名,记载着她的变迁,更是乡民“敢叫沧海变桑田,敢叫日月换新天”魄力的印证。桑田乡还在创造着属于她的奇迹,而她散发的魅力,将历久弥新。

标签: 
作者: 
吴少燕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7.10.09)
浏览次数: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