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说峡山地理之谜

  说起峡山,人们的第一印象就是贸易商埠,商贾云集,南粤经济重镇,如今更是汕头新区潮南的政府驻地和经济、文化中心。

  峡山乡现行的行政区划是潮南区峡山街道峡山社区,而说起古代峡山的政区隶属,则十分有趣。古代明朝和清朝在乡村推行的是都图制,一县之下设都,一都统辖若干个乡村。清代的潮阳县下设13个都,分别是县廓、附廓、峡山、黄陇、举练、贵山、直浦、竹山、招收、砂浦、附都、隆井以及洋乌。

  如果想当然的认为,当时峡山乡的政区隶属就跟现在的峡山街道峡山社区一样,是峡山都峡山乡的话,那么就大错特错了。历史上的峡山乡是隶属于黄陇都的。黄陇都的政区范围主要包括今天的峡山街道、两英镇、胪岗镇和司马浦镇的部分乡村,而峡山都的政区范围则主要是今天的和平镇、成田镇、陇田镇(由原沙陇、田心二镇合并而成)和峡山街道、胪岗镇的个别乡村。

  其实,不止现代人会轻易弄错明清时候峡山的政区隶属,就连明清时期当时的人也会产生混淆,乃至县政府的工作人员也不例外。最典型的莫过于1819年(清仁宗嘉庆24年)知县唐文藻等人纂修的《潮阳县志》了。翻开该书卷首的《潮阳县疆域图》,细心察看,就可以发现峡山都和黄陇都的政区名称都相互混淆标注错误了。把峡山乡所在的黄陇都区域误标成峡山都,将峡山都所在的区域误标成黄陇都。

  清楚了解了峡山的政区隶属后,我们在阅读明清两代纂修的《潮阳县志》时,应该注意对人物简介或者传记中传主籍贯为“峡山人”的概念有所辨别。一般县志里面介绍为峡山人的,大多数都是指峡山都这个区域的人,而也有少数是指峡山乡的人。区别的时候,要视人物具体的所在乡村而定。比如,明代乡贤周光镐和吕文峰这对同窗挚友,虽然县志里都介绍为峡山人,但实际上他们俩并非同乡,周光镐是黄陇都峡山乡人,而吕文峰则是峡山都胪岗乡(今胪岗镇胪岗乡)人。

  其实,无论是古代的峡山都,还是今天的峡山街道,他们的名字都来源于峡山境内的一座小山脉——玉峡山。峡山是玉峡山的简称,整座山脉连绵起伏几十公里,依次分成龟山(塔山)、西山(蛇山、伯公山)和东山(蝴蝶山、狮头山)三段。由于东、西两座山的距离挨得比较近,山夹着山,两座山又都山峦草木碧绿如玉,所以古人就把整座山脉命名为玉峡山,把峡山乡又称为玉峡乡。据周光镐的记载,在这两座山之间是有一块刻着“玉峡”两字的巨石的。可惜的是,巨石和石刻今天早已不复存在,不知道毁于什么年代了。

  有趣的是,玉峡山山脉所在的区域,按照地理位置划分政区的话,在明清两代的时候是应该定名为峡山都的,可是当时却定名为黄陇都,反而让没有玉峡山山脉所在的政区定名为峡山都,这着实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也成为了历史上留下的峡山地理未解之谜。

标签: 
作者: 
周吉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7.04.26)
浏览次数: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