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宋种” 话“单丛”

  潮州工夫茶既是美食范畴的“俗事”,同时也是地方文化领域之“雅事”,下面是笔者涂鸦的一首关于潮州工夫茶之潮州方言韵“打油诗”(诗中的“东方红”、“鸭屎香”、“鸡兰刊”均为该茶种之本土化品名名称,为茶农自定名,代表三个不同档次的单丛茶质量),从这个引发话题,谈一谈“潮安凤凰山单丛茶”的一些古事吧。诗曰:

食茶应单丛,冲茶须有工。

最好饮宋种,其次东方红。

再次鸭屎香,底线鸡兰刊。

水取清明前,名泉出粤东。

壶选枫溪货,孟臣故乡人。

铁箸夹火炭,水滚泡茶甘。

高冲护茗芯,刮沫去茗脏。

低斟莫怕烫,方显颇内行。

关公巡城匀,韩信点兵忙。

茶艺虽重要,茶礼亦需谙。

礼多人不怪,海滨称名邦。

  说说正本清源之“单丛”含义。粤东名山凤凰山位于潮安境内,山出名茶,是中国乌龙茶系之一种,名曰“单丛”。单丛如今成为该茶种的总名称家喻户晓,但究其实,“单丛”的最先含义是指凤凰山乌岽顶那棵最古老的“宋茶”而已,潮州话语境里,“单”是唯一的意思,具有唯一性的字眼,“丛”指树丛,口语是量词,相当于“棵”之意,单丛其实是“一棵”,具体到茶事上面是“一棵茶树”的缩略语。南宋时,朝廷偏安杭州,官方指定以龙井茶为国茶,但龙井茶虽好还是“不耐冲泡”,潮州话叫做“无茶色”(引申意是没有气势、成不了大器),皇帝喝久了有点腻,就让全国各地送茶样过来品尝,好的品种即列为“贡茶”(国茶唯一只可一种,贡茶则可多样,犹如皇后与妃嫔的关系),取材于后来被称为“宋种”的那棵茶树的凤凰茶茶样被皇帝喝后,龙颜大悦,遂被定为“贡茶”。贡茶一定,身价百倍,但也就此杜绝了其他一切人等的品尝了,谁偷喝谁斩头,连奉命御制者的唯一一家制茶艺人家谁也甭想偷喝,此后,“宋种”可望而不可即。

  国人一般多有“意淫”心理,越得不到的越好奇,从此,前来凤凰山参观宋茶的人络绎不绝,外人到来后,发现遍山茶树,弄不清楚贡茶的那棵树究竟是哪棵,就询问当地人,当地人带到跟前然后口语介绍“单只丛定”,外地人听不懂当地土话,就接连询问,当地人不耐烦,就顺口缩略说“单丛、单丛”,再后来,有了“翻译”,外地人就问这茶树叫什么名字,翻译就按照土话“单丛”的意思意译回答说“一棵茶树”,外地人急了,说,我当然知道这是“一棵茶树”,究竟叫什么名字啊?翻译也急了,说,就是“一棵茶树”啊!!又再后来,终于出现了一个聪明的翻译,就将该茶树名字音译为“dancong单丛”。

  最古老的贡茶宋种茶树就有了自己的大名“单丛”。不知道经过多少年,凤凰人种植茶树成行成市,为生意及扩大影响需要,多数人将自己卖的茶都假称为摘自“贡茶宋种”以沾亲带故图个好价钱,久而久之,都称自己的茶为“单丛”,于是就模糊了原始“单丛”的概念,将“单丛”变成一个茶品种的总名称,涵盖了一斤才20元的茶叶也跟着叫做“单丛”了。最古老“单丛”则继续寂寞着,其实它的收成是靠天吃饭,一年也就制成那么10—20斤内的成品茶而已,能喝到唯一“宋种”的人继续属于凤毛麟角。每年它制成后被专卖给哪个茶商均有记录,至于该茶商收购后是否不掺杂出售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后来的“单丛”含义也发生了与时俱进的改变,这主要是在制作技术环节上体现出来。当地茶农制作中高档茶叶时,每丛茶树都独立采摘并独立制作成品,一般是不会将不同茶丛的茶叶混合制作的,这样制作出来的茶才独具韵味,就象画家画画一样,从来没有两幅画是完全雷同的,这又是“单丛”的另一种命名内涵了。

作者: 
杜帝
来源: 
羊城晚报(2013.08.26)
浏览次数: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