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老井·南山淡水·南澳宋井

  淡水是民生命脉,井是淡水资源的重要内容。汕头的崛起,离不开井。早在汕头开埠之前,民间已对这片由韩江冲积土堆成名叫沙汕头的地方进行开发,福建漳州、铜山一带的商人常来这里做买卖。清咸丰四年(1854),他们向这里的常住潮商倡建了漳潮会馆,作为商品交易场所。漳潮会馆内有一口井,是建馆前所有沙汕头居民的生命泉。于是,这口井也可称之谓“汕头第一井”。当漳潮会馆被拆除时,愚人镇凯撰文呼吁保护这口古井。后来得知,这口井被保护着。去年10月,我与长兄相遇于穗城,谈起这口井。长兄是解放初在漳潮会馆(觉世小学)就读的,对会馆内景物记忆犹新,他说:“会馆内有两口井,现在受保护的不是第一井,水质比真正的第一井差。”我回汕后与几位一起在漳潮会馆(安平小学)读过书的同学扯起此事,其中有一位的记忆与我长兄一致,并说出其大概位置在馆内的东北角。我努力追忆,也终于想起来了。心中不免有些遗憾。转而一想,在旧城区文化被破坏殆尽的汕头,能保留下一口古井,是多么不容易呀!于是释然。

  汕头旧城区原来有好多井,许多民居都有。我老家住在旧城区西北部的阜安街,屋内也有一口井。毗邻街巷还有一些公井,如元兴巷现汕头日报宿舍区就有一口,居安里次第排列七八口,旅社与周边居民共用。这些老井早被填平了,不知旧城区其他地方还有没有?

  汕头旧城区老井的水能食用,特别是濒临大海的西北部老井的水能食用,是一个奇特的地理现象。按照理论说,近海的地方地下水杂质多,盐份大,是不宜饮用的。但我却听父亲说过,汕头旧城区一部分井的水质并不咸,能食用。解放前,大部分汕头人要食用水,近江边的到江里挑,离江远的就用井水。虽然汕头自民国初就有自来水,但供应量甚小,远远不能满足市民的需要。为此我查了《汕头市志》,其中卷五十(P555)这样记载:“解放前,供水设备一直没有发展,1949年日最高供水量为5000吨,仅有4000余户用水。”这段文字记录印证我父亲所言不谬。事实上,四五十岁以上的汕头旧城区原住民,应该有不少人能见证汕头老井的水是能食用的。我是“解放牌”的人,小时候要跨过一条安平路到几百米远的售水站挑自来水供一家人饮食。用的水,包括淘米、洗菜、盥洗等等,均打井水用。上世纪60年代几次大台风过后,市区自来水供应短期中断,我家的井就成了毗邻人家的生命水源。用这口井的水做出来的饭菜,照样让人爱吃,只是稀饭有些栀子的味道,有的人不喜欢这个味。听父亲说,我家饮食用自来水,也是解放后的事。

  近海边的汕头老井的水能饮用,这让当今的年青人不相信,老井又都填平了,没有物证,年青人更有理由不相信。出生达濠古城的文化人姚光宇先生闻悉,笑说:“这有什么不能相信的?谁说大海之滨无甘泉?”他带我来到离达濠城不远的濠江区南山村一片海滩上,对我说:“这一大片海滩下面约一米之处的泉水十分甘甜可口。”我发现看守渔船的渔民们,都很随意在海滩挖一个不深的坑就有清泉涓涓来,喝一口,很清爽,喝用这清泉沏的工夫茶,更别有一股甘洌的滋味。识多见广的姚光宇先生说:“这海滩,你挖的深度要恰到好处,才能取得淡水,太浅了,水是咸的,太深了,水也是咸的。由此可以估计,这海滩有一个淡水层。南山海滩有淡水层,汕头的海滩也可以有淡水层,因而汕头老井的水能饮用就不足为奇了。南澳的海滩也可以有淡水层,因而南澳的宋井也并非是神话了。”姚光宇先生此番言论很有见地。

  南澳海滩的几口井,有可能在宋之前就依托海滩淡水层而凿成了,因宋帝昰兄弟的光临而改姓“宋”,赋于很多神奇色彩,而今转化为生产力,成为弥足宝贵的文物资源和旅游资源。汕头的老井和南山海滩的浅水,也是弥足珍贵的文物资源和旅游资源,希望也能得到保护。

作者: 
鄞镇凯
来源: 
汕头日报(2009.07.05)
浏览次数: 
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