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周恩来在潮汕》

  陈汉初 著

  广东人民出版社

  2019年9月

  屈指一数,42年过去了。

  近期清理资料,一段尘封的往事,激起我深沉的回忆。

  研究古建,免不了要涉及到门闩,而谈论门闩,又难免要涉及到“关键”,因为关键,也很容易联系到处世立身。

  谙姓是一个稀姓,北宋编著的《百家姓》没有列入此姓,南宋王应麟编的《姓氏急就篇》也没有列入此姓,明代凌迪知编撰的《万姓统谱》和夏树芳编撰的《奇姓通》依然没有列入此姓,直到2008年学者贾学平编撰的《新编千家姓》中,在单姓按音序排列的A序列里头6个读为an的行列里,才列入了这个姓。

  农历九月里,有廿四节气中的两个——寒露和霜降,还有一个节日——九九重阳节。两个节气和一个节日的名称用普通话读一点问题都没有,但用潮汕话读,因为读音选择的原因,问题就来了。

页面

订阅 潮汕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