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陈梅湖(1885—1958)之孙陈端度先生,历经多年搜集、整理并捐资印刷,《南澳县志》25卷、《鸿冥集》(诗)2卷、《饶平黄冈镇革命记》、《韵古楼史料选编》、《潮州清初四伟人传》、《潮贤遗像记略》(并配8幅遗照)共46万字,已于新春出版。这是抢救广东名学者陈梅湖遗著,弘扬潮汕历史文化的重要成果。 
 

    陈金苞先生出身于老华侨之家。自少聪明好学,9岁(1942年)随母回国,常住母的娘家,就读于前沟小学。抗战胜利后,14岁(1947年)与母重返泰国,经本乡爱国侨领陈振敬先生推荐介绍,就读于曼谷培英学校。这是一所由泰华潮人侨领、侨资于1920年创建,1946年抗日战争结束后复建的中文学校。历来师资优秀,教学质量高,名声甚好。

    潮语有“门扇后”的词组,如:“扫帚放在门扇后。”读小学的时候,居然在古书上也读到了“门扇后”,活学活用到作文上。结果“扇”字被老师圈掉,并被批“不要乱造词语”。 
 
     上世纪80年代初,《岛》杂志的主编约我写小说。我寄上一篇10000多字的小说,两个月后被退回,理由是“用词不规范”,诸如“门扇后”这么土的词也被写进文章里。我只能苦笑而已。 

    上世纪50年代中前期,是小公园的黄金时代。在那时,市区人口很少(据《汕头大事记》1953年6月30日公布,市区人口是230414人),马路上不但汽车少,连自行车也少。在马路上摆摊设点,根本没有什么城管、交警之类人员翻筐踢担、收管理费或罚款的事,正是在这种宽松环境中,小公园成了小摊小贩卖零食的乐园,也是他们谋生的空间。所卖的零食,不但小孩喜欢,也受大人的青睐。 

    
 
   写作是一件有趣的事,它能够带给我酣畅淋漓的叙述快感;写作也是一件痛苦的事,搜肠刮肚之后仍无从落笔时,我便会顿感思路枯竭,百无聊赖。
   面对着一期复一期的“岁月留痕”,面对着大同小异的老市区故事,我常常在享受快感的同时,也承受着痛苦的煎熬。
 

    四川汶川地震灾难发生后,正在中国国内公干的汕头市侨联荣誉主席、法国知名潮籍侨领林子崇立即返回法国组织赈灾活动。 
 

    由汕头市老干部(老年)书画研究会、新加坡潮州八邑会馆主办的“新加坡潮人书画家汕头展”将于6月14日在汕头市区安福楼举行。新加坡将有73名资深潮籍书画家将携佳作莅同展出。 
 

    
 
 
   潮汕工夫茶曾被评为汕头十大文化名片的第一张名片,可见工夫茶在潮人心目中的地位和分量。几乎可以说,每个潮人都是工夫茶的消费者和工夫茶文化乃至潮文化的传播者。不过工夫茶的内涵主要是文化的,而非经济的。如何从经济的角度来做大这个文化的品牌,是一个值得深思的话题。 
    
   历史悠久   消费惊人 

    敢于破除收藏坚冰的程炳烨,为了让收藏家买得放心,赏得会心,卖得开心,他立下“规矩”:确保收藏者在安福楼买走每一幅名家字画都能保值,而且有一定的升值空间。而一旦购买方想将收藏品抛售,他都会保证以当下的时价回收。                
    
   他的慧眼,不单体现在对书画艺术品的鉴定和对市场的把握上,另一方面也体现在对人才的发现与培养上。 

页面

订阅 潮汕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