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可怕”的潮商

    “朋友!你觉得我们潮汕人嚣张吗?”
 
     在网上有一篇文章《潮汕人就是这么牛! 》,是用这样的语气来表述的:
 
     我们潮汕人没有什么嚣张的,华人首富是我们潮汕人而已。
 
     我们潮汕人没有什么嚣张的,香港六分之一人口是我们潮汕人而已。
 
     我们潮汕人没有什么嚣张的,香港所有上市公司有三分之一是潮汕人的而已。
 
     我们潮汕人没有什么嚣张的,泰国企业前20强都是潮汕人而已。
 
     我们潮汕人没有什么嚣张的;占柬埔寨4%的潮汕人创造了64%的经济而已。
 
     我们潮汕人没有什么嚣张的,新加坡首富是潮汕人而已。
 
     我们潮汕人没有什么嚣张的,深圳的首富是潮汕人而已。
 
     我们潮汕人没有什么嚣张的,大陆首富黄光裕是我们潮汕人而已。
 
     我们潮汕人没有什么嚣张的,全球华人富豪100强有19人是潮汕人而已。
 
     ……
 
     最后的结尾是:“朋友!你觉得我们潮汕人嚣张吗?”
 
     这段以潮汕人语气写的文字,调侃中充满了自信。潮汕人自己看了可能会会心一笑。对外人来说, “羡慕忌妒恨”之余,不得不佩服!因为他们说的的确是事实。
 
     在深圳想不跟潮商打交道比较困难,因为潮商太多了,深圳有百万潮商,堪称深商第一帮。在深的潮商不仅人数多,而且有灿若繁星的深圳标志性企业和人物——“企鹅帝国”的马化腾、 “星河地产” 的黄楚龙、 “海岸城” 的李茂水、“ 观澜湖”的朱树豪、“大中华” 的 黄世再、“鸿荣源”的赖海民, “基建版图” 的黄振达、 “棉花基因” 的吴开松、 “豪德广场”的王再兴、 “农批市场”的陈少群、 “黄金首饰” 的周桃林……
 
     对这些大名鼎鼎的潮商,往往只闻其名难见其人,因为这些商界大鳄们大都低调潜行,身上笼罩着一层神秘的面纱。爱喝功夫茶,也讲究风水的他们往往在自己的圈子中交往,他们抱团,互助,往往在一个个行业内形成自己的优势地位。
 
     他们少有的集体亮相,是在潮商的“武林大会”上。前不久,第五届潮商大会在深圳召开,1500多名从全国各地和东南亚赶来的潮商代表,讨论“潮商走向国际大联合”的大课题。
 
     十多年前,原新华社记者、著名策划大师王志纲,以“可怕的顺德人”引起了人们对顺德人的关注和尊敬。“可怕的顺德人”成为顺德最好的形象宣传语,就像夸女人的身材像“魔鬼”一样。有人说,如果把潮商与顺德商人相比,需要这“可怕”前面加一个字—— “更可怕”,甚至可以加两个字—— “十分可怕”。
 
     唯一五百年薪火相传的古老商帮
 
     时下学界人士多把潮商称为“东方犹太人”、“百载商帮”。
 
     从地域来说,著名经济学家萧灼基给出的潮商定义是:“分布于海内外的潮汕籍商人”。中国5000多万华侨,潮汕占1500多万。如今潮商分布已形成了三分之一在海外,三分之一在潮汕本土,三分之一在国内各地的新格局。
 
     但从历史来看,远非“百载”所能界限。作为闻知于世的商帮,其历史可上溯500来年。潮人有规模的海外商贸活动,隋唐已有所载,宋元年间已相当活跃。跟中国三大传统商帮中的晋商、徽商相比较,潮商是唯一得以薪火相传从未间断的群体。
 
     从影响范围来看,无论跟中国的传统商帮,还是跟现代商帮中的浙商、闽商相比较,潮商更具世界性。史载:明万历二年,潮商就以战舰62艘、男女人丁4500名的海上贸易武装商船集团远航于南洋,乃至印度洋沿岸,与“番船夷商”相贸易并开展海上拓殖。海上拓殖这在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清初,海禁基本解除,成千上万的潮人更是不绝于途漂洋过海,“扬帆红头船,诞生潮商帮”,据载,仅1782~1868年,乘红头船抵达暹罗(泰国的古称)的即达150万人。潮商成为中国海洋文化波光霞彩的映现。
 
     跟晋商和徽商往往多是饱读诗书的儒商,多有政治背景的红顶商人不同,潮商都是从底层做起,白手起家。当年,潮汕人到海外谋生,往住一只竹篮、一块甜粿、一条水布就是他们所有的家当。
 
     所有发迹海外的潮商,多是从苦力、雇工、小贩干起。在泰国,盘谷银行的创办人陈弼臣初期当过厨工、小贩、司账员;正大集团的创始人谢易初从当工人做起;在新加坡,华联银行创办人连瀛洲先当杂工,进而经营杂货。在越南,胡志明市富商郭琰曾在堤岸当过小贩。在香港,全球华人首富李嘉诚当过学徒、店员;丽新集团的创始人林百欣从推销员做起;牛仔裤大王马介璋当过裁缝店学徒;皮革大王林世铿在塑胶厂打过工;抽纱大王翁锦通怀揣5块港元只身闯香港。在欧美澳,大多数潮商也都是来自印支三国的难民。
 
     老潮商雄踞南洋  新潮商崛起中国
 
    “潮商部落很古老,祖先的红头船漂泊了400年;潮商部落又很年轻,正在阔步走来的这一代,创业不过10年、20年。从地区分布来看,这里列出的200名新锐潮商,来自中国内地的占了绝大多数,共160人。”这是近期出版的《天下潮商》中《寻找全球潮商经济的脊梁之新锐潮商200人》所描述的。这家由广州民营经济报主办的专刊专司报道潮商已有七八年。
 
     深圳晚报记者发现,潮商的低调可能更多的是对外,但在他们自己的圈子里,他们有着较为充分的交流。除了各种各种潮团潮商组织之外,现在各种潮商宣传平台已经蔚为大观:有潮商卫视、潮商研究会、《天下潮商》、《世界潮商》、潮商网等等。
 
     各种潮商媒体和研究机构分析这样一个趋势:改革开放之前,“潮商”大多是指在海外的东南亚和香港的潮商商人,以长江实业李嘉诚为代表的华人首富。以正大集团谢国民为代表的泰国首富等。但改革开放之后,潮人从山清水秀的韩江,从人口密集的省尾国角的潮汕平原,沿着每一条通向外面世界的阡陌,开始了自己的商业传奇。近年来,国内潮商异军突起,被认为是百年商帮的第三次勃兴。
 
     其代表人物是现年41岁的马化腾,今年10月24日在香港联交所市值已达到5004亿港元,成为全球市值最大的华商企业、中国最大的互联网服务公司。和比他岁数大一倍的老一代华人首富李嘉诚前后辉映,成为新老两代潮商称雄两个时代的标志性人物。之前,备受关注的潮商黄光裕,也一度登上了中国首富的宝座。
 
     统计显示,“新锐潮商200人”中来自中国内地的新锐潮商达160名之多,其中, 117人集中潮商故里的广东省,深圳就聚集42人。
 
     新锐潮商的涌现,如同新鲜血液的汇入,成为潮汕商帮生生不息的强大活力源泉,代表着商帮的明天与希望。
 

标签: 
作者: 
李昌亮
来源: 
深圳晚报(2012.11.27)
浏览次数: 
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