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商:蓝色文化的先行者

    时下学界人士多把潮商称为“东方犹太人”,“百载商帮”。著名经济学家萧灼基给出的定义则是“分布于海内外的潮汕籍商人”。从晚近些年和目前的现状来看,这也没错。的确,活跃于全国各地的潮商已颇可与海外潮商交相辉映。但应该说,潮商之为人们所瞩目,远非近一二十年之事,也远非“百载”所能界限。作为闻知于世的“商帮”,其所指首先应是抹上了海洋文化的蓝色色彩,蜚声已数百年的海外拓殖家与近现代海外(含港澳台)潮汕籍工商业家,故论潮商精神,一定要从海洋和海洋文化着眼。
 
     众所周知,潮汕濒临大海,曲折绵延的海岸线长达数百公里,有着得天独厚的海上交通条件,故自有人类以来,潮人便与大海结下了不解之缘。历代先民依赖海洋繁衍生息,也依赖海洋走向世界。可以肯定地说,正是大海赋予潮人勇于走险,善于开拓的精神,也赋予潮人强烈的商品意识。潮人的海外商贸活动,隋唐已有所载。宋元年间,海港相望,海上商贸活动已相当活跃。至明代,潮商船队更可谓叱咤汪洋。明初,朝廷一直将民间海外贸易悬为厉禁。向来依赖海上商贸为生的潮人,坚决冲破海禁,海上私家贸易悄然兴起,以至发展为大规模的海上贸易武装商船集团,不惜与官府兵戎相向。最知名的是澄海人林道乾、饶平人林凤,还有吴平(寓居南澳,原籍诏安)、张琏(饶平人)等等。他们以潮汕沿海,特别是南澳和澄饶一带海岛为贸易基地,私造双桅大船,私带武器,收购大宗货物,以数以百计的大型船队远航于南洋,乃至印度洋沿岸,与“番船夷商”相贸易。同时,也开启了大规模的南洋移民拓殖活动。仅以二林为例:
 
     林凤,在菲律宾史上被译为Limahong,即Lim-a-hong(林阿凤),因为拼读的误会,常被人拼成Li-ma-hong(李马奔)。这使不少留意过菲国史料的学者,茫然无绪。据菲国史料记载:1574年(明朝万历二年),Limahong率战舰62艘,男丁3000人,妇女1500人,自澎湖岛入菲岛,欲在此另树一国。在益洛柯斯海滨,其舰队攻捕西班牙人小艇,岸上西人急营救之,由此与西人发生第一次争夺之战,并占据菲岛之玛尼拉市。当年11月,Limahong舰队进泊玛尼维勒之际,玛尼拉市为日本人萧柯乘虚而入所占。Limahong往救不得,只好航向北方,至彭加锡南登陆,作久居计,筑守台二座,执菲人酋长为人质。西班牙人为巩固在菲殖民统治,组织大军,以撒尔赛多为统帅,大举进攻Limahong据地,围之四月未得。Limahong乘机建造新舰,载其人他去。林凤最后“远走吕宋”。
 
     与林凤同时的林道乾,在西班牙人所传菲律宾史料上,虽不能找到其相关资料,但《明史·吕宋传》,却仅有林道乾而缺林凤。史家普遍认为,其二人应是有所合作,只是中西史所传各有取舍。林道乾经营南洋各地,较之林凤尤多,但是他却更为留意于潮汕本土,特别是在攻占鮀浦、溪东二寨,尤见惨烈,终因杀掳太多,不能长居大陆,乃远走东南亚,遍历琉球、吕宋、暹罗、东京、交趾诸国。后居东京正南30里之大昆仑山,不久病亡。又有一说,林道乾最后率部2000余众定居北大年港(今泰国南部),任掌管该港客长。当地人称北大年港为“道乾港”。
 
     分析家对林凤、林道乾海上拓殖有如斯评价:这是东西两种人最初争殖菲律宾之一段斗争,而林凤后于西班牙人之至菲律宾仅三年。林凤、林道乾所处的万历初年,国内颇为安宁,黎民视海外为畏途。而中国历朝不知利用海滨壮士拓土海外,至明代海禁殊严,下海者即视为奸民盗贼,这是林凤、林道乾之辈未能取得更多成功,乃至失败的主要原因。但不管如何,从他们的经历,已足可见大规模的潮商贸易活动是早在四五百年前,就开始在大海上进行的。可以说,明代潮人的武装海商集团就是早期的海外潮籍商帮,其所进行的海外商贸和移民拓殖活动,已凸显潮商从一开始就具有敢于蹈险履艰和开拓进取的精神。必须指出的是,潮商的这一精神,明显地具有海洋文化的色彩。海洋文化的特点就是海岛人为了生存、发展,极富进取性与开拓性,体制上是外向型的,观念上常表现为探索与冒险,文化交流、传播都借助海洋。上述潮商精神与海洋文化的特点几可说毫无二致。
 
     如果说,明代潮商的海外拓殖活动,由于种种原因,尚未能取得更多的成功,与同时代远来的西方殖民者,的确不能不说是相形见拙,留下了太多的遗憾,那么,进入清代以后,潮商的海外拓殖,特别是在东南亚各国的成就,则可谓业绩辉煌。
 
     清初,康熙皇帝收复台湾之后,海禁基本解除,沿海建置展复,作为“粤东通洋总汇”的樟林港随之形成,这就为潮人的海上商贸和迁徙活动提供了极其有利条件。成千上万的潮人乘坐着红头船,离乡背井,漂洋过海。到达异国之后,荜路蓝缕,披荆斩棘,与毒蛇猛兽、山雨岚瘴作斗争,开发南洋的蛮荒之地,创业之艰,又十倍于本土。尽管如此,向海外移民的潮人仍源源不断。据载,仅1782-1868年,乘红头船抵达暹罗的即达150万人。他们皆抱着谋求独立发展之雄心,勇敢地开拓另一片生存空间,也渐渐成就了许许多多的海外潮人工商业家。“潮商”一词随之问世,并逐渐响彻海内外。
 
     与明代潮商船队的行迹绝然不同,清代潮人多是以个体或三三两两的小组合闯荡海外。他们移居东南亚各地之后,繁衍生息,不断创造出各种奇迹。其中,最能代表海洋文化的成功事例,当首推泰国第二代潮人郑信在泰国建立新王朝的事迹。
 
     郑信(1734—1782)又名郑国英,泰名乃信,帝号颂绿拍昭德信皇帝,泰史称为达信大帝,吞武里大帝,是泰国最大地域王朝吞武里王朝的创建者,祖籍澄海,出生于泰国华裔家庭。其父郑达,是典型的海外第一代潮商。郑达于康雍年间,过番泰国,以零工营生,后购地建屋,又承包大城赌场的税收,受封“坤博”的爵号。郑信出世不久,郑达就去世,遂由当时大城王朝的财政大臣昭披耶节基收养,接受良好教育,后充当御前侍卫,升为达府的太守。1767年,缅甸军队攻占泰国首都,郑信率部勤王,及后退至尖竹汶府为基地,以“收复山河、匡复暹罗”的旗帜,短短数月间,组成一支数万人的队伍,挥师北上,驱除缅甸侵略者,建立吞武里王朝,并统一了泰国。郑信登基之后,注重发展生产,趁其国力正盛,奠定泰国国家的版图,为现代泰国的形成打下坚实的基础,是泰国最为杰出的四大帝之一。
 
     清末民国初是潮商海外拓展的重要阶段。特别是在清中晚期,随着东南亚各国的开发,勇于冒险的潮商人,手握先机,创造出一个个商业奇迹。如陈旭年、郑智勇,就是在马来西亚、泰国的早期开发中,创造出奇迹的两位潮商。
 
     陈旭年(1827-1902),海阳县人,家贫丧父,备受欺凌。清道光二十四年,陈旭年只身到马来谋生,做过矿工,及后贩布。在贩布中,结识马来贵族“天猛公”阿武巴卡,与之结为拜把兄弟,并娶阿武巴卡之表妹为妻。阿武巴卡之父亲伊不拉欣看到华人开垦新加坡取得很大成效,便决心开发原始森林集中的柔佛州,并取得柔佛苏丹后创立了港主制度。获得港主地位的人,拥有铸钱印钞票、开采矿藏、开设赌场、审押居民等特权。陈旭年是在1853年通过阿武巴卡取得柔佛河支流武吉伯兰卡的港主地位。十年间,他成为拥有七条港的大港主。取得柔佛河左岸港湾地带的控制权,同时还被委任为依斯干达德利税收负责人,并负责柔佛甘蜜、胡椒的出口和鸦片的进口管理。年仅而立的陈旭年在马来半岛成为家喻户晓的风云人物,以其雄厚的实力,在柔佛王国的经济起着支柱作用。他在新山市中心的纱玉河西岸开辟市场,并在新山直律建有一座堂皇的住宅,现为宽柔学校的永久校址。1870年,陈旭年被委为“甲必丹”(华侨侨长),并授“资政”,领丞相勋衔。他是担任华侨侨长职位的唯一华人,第一个拥有“拿督”衔的华人领袖。
 
     郑智勇(1851—1935)乳名义丰,书名礼裕。他是洪门天地会的二哥,所以民间一直称他“二哥丰”。其父郑诗生在泰国北部做苦力。年轻的郑智勇加入当地暹华社会洪门天地会。由于他机警灵活,识大体,讲义气,处事公正,不久便成为这个帮会组织的首领,取得实际掌握帮会的权力。其时,泰国经济不景气,国家面对难以解脱的困难,执政的五世皇,决定开放赌博征税,以解决经济危机。在一个非常时期,实行非常政策,郑智勇这个非常人物成为执行这个国策的执行者。不几年,郑智勇便富甲一方。但是他十分清楚认识到,政府开放赌博也只是权宜之计,故而他也拓展其它方面的事业,如航海、银庄、当押、出入口商行、报纸、印务局等等,分支机构遍布日本及南洋诸国,以至国内的上海、青岛、厦门、香港、汕头等地。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他被誉为当时南洋潮侨的首富。
 
     进入近代之后的潮商在海外的商业活动,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拓殖已经不是主题。更多的是承载着艰难刻苦的创业史。考诸海外潮商发展史,不难发见,所有发迹潮商,多是从当苦力、当雇工、做小贩干起,在艰难困顿之中,不忘开拓进取,至略有积蓄,便开始营商。在泰国,盘谷银行的创办人陈弼臣初期当过厨工、小贩、司账员;正大集团的创始人谢易初从当工人做起;谢慧如从店员做起。在新加坡,华联银行创办人连瀛洲先当杂工,进而经营杂货。在越南,胡志明市富商郭琰曾在堤岸当过小贩。在香港,全球华人首富李嘉诚当过学徒、店员、推销员;丽新集团的创始人林百欣从推销员做起;牛仔裤大王马介璋当过裁缝店学徒;皮革大王林世铿在塑胶厂打过工;抽纱大王翁锦通怀揣5块港元只身闯香港。在欧美澳,则大多数潮商都是来自印支三国的难民。非洲的潮商更是从困境中迈开步伐。白手起家,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不同的经商之路,实践着共同的传统精神,彰显着海洋文化的特色,那就是勇于蹈险履艰,善于开拓进取。从而带动了潮人大规模的海外移民活动,终至形成潮人半在本土,半在海外的分布格局。
 
     潮商的海洋文化特色,直可谓潮商之“大本”!可贵的是,海外潮商的这一传统精神,或者说,潮商的海洋文化特色,被一路传承下来,从中世纪、近代,直至现当代。
 
     当然,潮商还有凝聚力强、善于感恩、精明能干、诚实守信等特点,都应是潮商精神不可或缺的内涵。但所有这些特点,都是伴随着潮商事业的发展,在不同阶段上,不同程度地展示出来的特征。比如凝聚力强,主要是由商会等社团的形成来展示的,当是潮商业有所成之后的事。再如善于感恩,主要应体现在回馈于社会,一般来说,非有一定财力断不能为。至于精明能干,诚实守信,则应是从商者的共有特质和品格,并非潮商所独具。总之,勇于蹈险履艰,善于开拓进取,才是潮商成功的最具深刻的精神内涵。这一精神内涵,既是数百载潮商传统精神的传承,也是海洋文化波光霞彩的映现。 
 

作者: 
黄赞发
来源: 
粤东门户 http://www.ydtz.com
浏览次数: 
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