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社团之外还有其他

    打麻将?NO。唱戏?NO。年轻华人已把自己的社交圈拓展到本土社会中,华人社团文化传到他们手中真得要“解散”了吗?其实,华人的传统仍流淌在他们的血液里,传到这一辈,社团将被重新“解释”:“大家庭”也要与时俱进。
   
   铜锣与摇滚乐,响在一起?
 
   11月中旬,记者在马来西亚槟城采访时,在一个百年会馆庆典上,一位年轻的华人企业家向会馆捐赠了一台电脑,这一举动意味深长,接受电脑的长者半是幽默半是认真地说:“通过它,我们要与时代联通!”
 
   从新加坡到马来西亚,我们走访近50家会馆,会员年龄偏大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极需新生力量补充。
 
   “很长一段时间内,我是很不理解自己的父亲,不集中精力打理自己企业的生意,却热心会馆事务,这些活动往往都是要自己贴钱的。”年轻的张惠卿笑着说,她的父亲张雅财是马六甲惠州会馆会长。
 
   张惠卿名片上也有不少头衔,医生、酒店管理者……如今,名片上又多加了一行,惠州会馆一员。“女承父业”,在自己本职工作之余,见缝插针地为会馆做事,因为表现出色,被大家推选为妇女部主席。
 
   “跟父亲一起参与几次社团活动后,我才发现,会馆的事务大多都是挺正面的。比如,募捐支持华文教育这一项,这件事总得有人来做,只有我们努力,保存语言,才能保存我们传统文化的载体。”张惠卿就这样走进会馆,成为新生力量。
 
   戴有德也是惠州会馆的一员。他回忆,小时候,就跟着在会馆帮忙的父亲,在会馆里看打鼓、拉琴、舞狮……,也算是“小会员”吧!倒是长大后,一直忙着自己的事业。在自己印象中,会馆无非是老年人打打牌、看看报、聊聊天的场所,“这一段时间,应该算是脱会期吧”!
 
   他在保险公司里工作的同事,也是会馆副会长的彭顺慢慢扭转了他的看法,“会馆还有很多积极的工作要做”,这才让他“回归”。如今,他是惠州会馆青年团团长,吸收“年轻的血液”成为他的主要工作之一。
 
   但对于会馆的召唤,很多年轻人还是选择了沉默。
 
   我们在吉隆坡至槟城的巴士上遇到一位在跨国企业工作的华人女孩,她曾经是一家会馆会员,但她最后选择了离开,“每次活动,聚个餐,都能持续四个钟头”,习惯于企业高效率的她觉得“节奏太慢,会馆的活动跟不上年轻人脚步”。
 
   她跟身边很多朋友觉得,目前,铜锣与摇滚乐很难响到一起!
 
 

标签: 
作者: 
郎树臣 严亮 莫伟浓
来源: 
南方日报(2006.11.21 )
浏览次数: 
29